VIFF 2015 | The Assassin  

Posted by Erin Yang & filed under Film Festival, VIFF, 中文.

Share this Story

Tags

, , , , ,

The Assassin 

Dir: Hou Hsiao-Hsien| Special Presentations| China, Taiwan, Hong Kong| 2015 | 105 mins

电影改编自唐人小说《聂隐娘》,讲述了一个女刺客“刀剑术已成,而道心未坚”, 不能斩决人伦之亲而避走天涯的故事。侯孝贤导演电影里还极致地原出唐代的风韵,而东方美学里最讲究的含蓄和内敛被导转化为克制的电影语言,大量的写意留白和行云流水的长镜头。 看惯了好莱坞大片和并不太了解东方美学的人来,这绝对是一部晦涩冗长的“风景片”,拼尽意念可能只能坚持看到半场。

如果把这部电影比作文学作品,它不是小说,而是散文。电影的剧情实质上非常单薄,作为观众要去体会的已经不是简单的故事线路,而是镜头里被勾勒描绘出的诗情画意,山长水远。电影里每个角色的台词感觉都没有超过10句,却又再不同景点的移动中一点点向观众推开一幅东方长画卷。云海,稻田,风声,鸟鸣,薄雾,或苍茫或悠远,就像中国写意山水画,真正的余味在画外。人物主角在天地大泽之间看似只是几滴散落的墨点,儿女情长,政治动乱,无非也就是漫漫历史长河里的零星石子。

不借住任何特技,完全实拍,侯导对光影的细腻把控就像在变魔术。金碧辉煌的殿宇总在折射着璀璨的光芒,晚风轻拂房间的窗帘和薄纱引起的些许浮动,帷幔里面人物面庞轮廓的深浅,在某种不可见的力量下,光影丰富地变幻着,像一首构思精妙的交响曲。当然,这种缓慢轻柔的明暗交错,加上寥寥几语的平淡台词,也是台下观众绝佳入睡点。

《刺客聂隐娘》算不上爱情片,青梅竹马的爱情之是田季安某一晚的短暂感慨,最终和聂隐娘一同避走天涯的磨镜少年连一句台词也没有;同时它也算不上动作片,几次高手过招都没有什么惊艳的武打效果,而是沉稳凌厉,速战速决。侯导给这部电影的定位是武侠片——他心中的武侠。“侠”是一个概念,一种江湖灵魂,华丽的格斗是无法表现出点滴的,只能靠观众去感受。窈七的飒气,执拗,怜悯心,决绝,都在隐藏她每一个的决定里。见幼童尤怜转身就走埋头恸哭要靠巾怕来掩盖住失控的模样,受伤上药时只肯默默地紧簇眉头,缄默刺客的情绪终究离不开她名字里的一个“隐”字。

要看懂《刺客聂隐娘》,观众不止要看见,还要自主勾勒创造出荧看不见,必须想象的情节。《聂隐娘》其实讲得是孤独,是青鸾舞镜,又像侯导的孤独自照——他的电影并不被常被读懂。帮助看懂电影的利器是剧本,历史的纹理和东方美学精致的质感需要在剧本和电影图像的双重助攻才能被完整发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